2010-09-22

變質的本意

IMG_0169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這天在電話裡,收到了兵單。

晚上一個人,腦海裡黃玠的歌聲還沒熄,迷了路躲到松山機場的小道上,在第二班飛機降落得震耳欲聾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打給了妳。我輸了。這天在電話裡,突然害怕離開這炎熱夏天的溫度。屬於我們的二十週月,零晨給的卡片都還沒讀熟吧。

總會一直想著妳說的每一句話,氣話也好,尤其是認真的眼淚裡的喃喃,迴圈著就好像小時候解不開宇宙外面是些什麼一樣,還是解不開嗎?


要求別人總容易過要求自己,其實我總是很心虛的在每一次不經意的抱怨裡。即使小小的希望裡只是要讓世界好那麼一點,或不要那麼貪心,讓我們的小小世界更好就滿足的...為什麼越害怕的情況總是無法避免心忙口亂的出現一而再?

只是平凡人啊。沒有妳其實我一點,也不特別。我們都小心翼翼的在自己的自己與彼此的自己之間找平衡,改變是顯見的不是嗎?在坦誠面對妳的那一刻開始就激化了啊!我瞭解的我,也許,並不會比妳理解的我多更多,盲點是存在於自己的死角的。妳的抱怨和我的要求,都不是為了傷害彼此的不是嗎?

本意上是過多的愛?

妳睡了。已經22號了。安靜的房間裡只有螢幕是亮著。我沒辦法從自己眼光的角度看見在螢幕燈光下的我是什麼模樣,只有微弱反彈在妳臉上的熟睡臉頰和絲微的短髮記起剛一起去剪的頭髮,也是入伍前最後一次剪去過長的頭髮。第一次感到將無法控制自己的生活,感覺到一年之後的退伍遠遠超出所能預先安排的能力範圍,通常,我只能先預覽一週之間的計劃。

所以等我,好嗎? 無力的在倒數自由的籠裡虛弱自語。

知道想像當完兵就可以讓一切不好的(作息啦健康啦肥肚啦學位啦夢想啦)都變好,是一件很愚蠢的事。可是只能這樣..需要一些慰藉。

就好像...相信著我們的未來。

4 則留言: